北师大二附中官微

二附中校友基金会

我校师生出访英国圣保罗女中

         位于伦敦的英国圣保罗女中是我校的友好校。自2008年建立友好关系以来,每年两校都互派师生交流访问。今年我校出访团由孙敏、杨珏两位带队老师和15名高二学生组成。928日至108日,师生们在英国度过了难忘的时光,以下就是来自赴英学生的见闻:

 

Ø  圣保罗女中

圣保罗女中是一所女子学校.这次的交流是我第一次真正了解女校。以前,我对女校有着很不好的印象,认为把男女生分开是非常不科学的做法,在走近圣保罗女中之后,我立刻改变了自己以前的看法。女孩子们在一起专心治学还是很好的主意。

这个学校处处都体现着自由的精神。校方没有着装、饰品方面的要求,再加上家长不会对孩子这方面的事情发表意见,所以每个人的形象风格完全由自己决定。学校有一套统一的运动服,只需要在体育课时穿。这样,在校园中,就可以看见粉色、绿色的头发,各异的服装,戴着项链、耳环,涂着指甲油的女孩子们。

学生所学的一切课程可以由学生自由选择,可以在各项体育运动和多种语言中选择自己想要参加的课学习。我很欣赏这样完全自主的学习方式。

——王曼卿(高二10班)

 

如果用一个词语概括圣保罗女中,那必定是“自由”。学校不规定学生穿校服,按照学生自己的意愿进行专题教学,重视提高学生的艺术素养,基本上每一位女中学生都擅长一门艺术。她们的戏剧课程十分有意思,我有幸“观赏”其中排练麦克白的一节戏剧课。戏剧教室类似于新闻演播间,摄影,灯光设备一应俱全,更准备立体声响,舞台道具等。我看的场景大致是巫师变魔法的故事,老师为每位同学准备了一束黑色丝质围巾,同学们将黑色丝质围巾连接在一起,围着圈,拉紧每个人手中的围巾。姑娘们开始旋转,跳跃,口中念念有词的是某种神秘咒语,配合“阴森恐怖”的背景音乐,更营造出一种“群魔乱舞”的氛围。

——张静怡(高二10班)

Ø  接待家庭

我的交换家庭唯一比较重视的就是晚餐,早饭和午饭都很简单,每顿饭之间会吃各种甜品,我觉得这也是他们晚饭可以这么晚吃的一个原因。如果是一家人一起吃的晚饭,住家妈妈会组织大家一起祷告。吃饭的时候,他们会对最近发生的新闻发表自己的看法(我在英国的时候正好美国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发生,所以几天晚上的话题都是这件事),说什么都可以,但是绝对不允许玩手机。

至于饭的质量,自然不比我中华饮食文化,而且万万不能相信他们要去带你吃的中餐(尤其饺子),除非是去China Town。其他所谓的中餐都是fake Chinese food。在英国最接近中国味道的菜应该是属于日本饭馆的。在China Town看到中国的零食店会非常激动,但是所有的东西都特别贵,比如一个双黄莲蓉月饼会卖45英磅。

英国的孩子们都很独立,家长管的也很少。虽然交换的小伙伴大多比我们要小一两岁,但是在某些方面比我们要更独立一些。所有出去玩的活动,就算家里有车,家长也是不会开车接送的。父母经常会在晚上有很多社交上的聚会,孩子会自己订外卖解决晚饭的问题。家长很少管孩子生活上的琐事,比如穿衣服、吃饭。看起来似乎互不关心,但是实际上家庭成员之间感情非常好,我很欣赏这种家庭相处的模式。

——王曼卿(高二10班)

 

我从未想过能生活在如此“有艺术感”的家庭中。第一天来到伦敦,乘着出租车来到那条平静而典雅的街道前,推开那扇暗红色的门,最先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另一扇玻璃门,明亮通透。环顾四周,常年翻看家居杂志的我发现他们家的装修风格十分特殊。主要基调为简约风,但也会在一些不经意的空间中点缀一些带有复古感的艺术品,让人眼前一亮。他们家有两样东西数量最多:书与画。

英国家人的作息生活与我们十分不同,最大的差别就是——他们吃饭的时间更晚。每天八、点准时开饭,晚餐时间持续一小时。每天的晚餐是我最开心最期待的,妈妈的厨艺很好,意大利面、酱牛肉、覆盆子炖鸡、咖啡玛奇朵样样在行。她们基本采取分餐制,几个大盘子一摆,想吃什么就拿什么。因为觉得拿了要吃完表示对家庭的尊重,所以我每次都拿很少,但他们总会给我添菜,并告诉我不需要finish them all

吃完盘中餐,是我们的聊天时间,也是我最充分地接触英国家庭的时间段。来英国之前,一直担心自己的英文口语水平不够好,无法与英国人流畅的交流。但是来到英国后,我发现他们完全不介意你说得怎么样。只要蹦几个单词,就能心领神会。

 “伦敦最好的学校,姐姐的男朋友,最火的歌手明星,妈妈传奇的西班牙工作经历,以及viola的近视镜……”我感受到的是一种亲密无间的家庭关系,妈妈与女儿们如朋友一般相处,她们有自己的梗,也有自己的笑点,分享着彼此的生活状态。

在英国家人的印象里,中国一直是一个“比较封闭”的大国,关于她的流言很多。但她们除了吃中餐外,并没有对中国文化有一个更直观的印象。“我们从未看过中国大陆的电影或是电视剧。”“我们听说中国的高考很可怕。”这是令我印象最深的两句评价,反映着两个国家文化交流的问题症结。

——张静怡(高二10班)

 

For me, the most impressive experience in London was staying with my exchange and her family. I find that they treated me like one of their family members while we would like to prefer to treat her as a guest when she visited us. I found that difference in many different ways. Her mom asked me and my exchange to wash the dishes, clean the table and do some other housework. She once even supervised us to do our homework. All in all, they remained their own life style that wasn't interrupted by me.

On the contrary, when my exchange came, we usually think about everything carefully to suit her life style in London and even want to copy it. In our innermost, we want to make everything just like her home. Almost all of us changed our weekend plan to accompany them. I don't think the British students would experience the real Chinese life-style under this kind of attitude to treat them as a guest.

——刘天瑜(高二3班)

 

Ø  伦敦印象

我非常喜欢伦敦这个城市,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家化大都市。走在大街上,穿梭在肤色各异、口音不同的人群当中,我丝毫没有自己是外国人的感觉。伦敦的人没有北京多,街道没有北京宽,但是我还是爱它老旧的房屋和成片的绿地。最让人着迷的是雨后的街道。我有幸在雨后,与英国小伙伴在小巷中骑了车,空旷的街道,弥漫着清新的空气,没有人语的寂静……现在想想还是令人心驰神往。

伦敦的地铁线路比北京的老旧,但是四通八达。而且不得不说,伦敦地铁上的广告实在是比北京的好看太多。所有的广告又可以称作是一件艺术品,所有的广告、海报和在一起,装点了整个大伦敦的地下空间。伦敦其它的公共交通也非常方便。他们的公交车上每隔不远就会有一个按钮,如果有人按了按钮,表示他要在这站下车,司机师傅才会停车。在车站,公交车也是要招手才停的。这种设计很好,但是由于北京的人口过多,我认为并不适用。不得不说伦敦的市政单车是我骑过的最好骑的公共自行车了,可见设计师是用了心的。

——王曼卿(高二10班)

 

DAY3

HATFIELD HOUSE is built in 1611 where Queen Elizabeth I used to live in when she was a girl.

Lunch (traditional English food): yorkshire pudding (the bread) & The Victoria sponge (the cake)

An English gentleman told me everything about the house, it feels really nice speaking with him.

A concert in the Marble Hall played by Sheku Kanneh-Mason (a guy who is recently becoming famous in classical music) and his orchestra(my exchange Maya and her sister Uma were also in the orchestra).

We had dinner at a friend of Uma's house.

It's a really relaxing day (for me but not her family coz they were always in a hurry), I'm so proud of Maya for her concert

——郎安安(高二3班)

 

古老的剑桥高街原有四个名称:圣约翰街,三一街,国王大道,特兰平顿街。它北起都铎时代的门楼,南至菲茨威廉博物馆,国王学院雄伟的礼拜堂位于正中。这条街的核心部分是国王大道,一条真正的王家林阴大道,至少在非旅游旺季的时候如此。平常时拥挤是不可避免的。这里是小城风景如画的中心。议事堂,大圣玛丽教堂,国王学院礼拜堂在这一建筑群落中,古典式和中世纪风格混合在一起。可是,如果没有国王学院礼拜堂的那棵大树,建筑再辉煌也是多么冷清呀。

中国人一谈剑桥,免不了一定会提徐志摩,因为大多中国人对剑桥的认知和感受来自于他的《再别康桥》。这首诗唤起了剑桥在中国人心中至柔至美的无限遐想,同时,也成就了他自己在中国人心中风流才子的影像。很欣慰,在他离去后的这么多年之后,剑桥以它的方式,纪念着他,为他刻下墓志铭。同时,剑桥无疑是懂徐志摩的,懂他对剑桥的感情,懂他对剑河的依恋,懂他对剑桥优美,宁静,调谐的自然景色的迷思。所以,石碑的安放不是在室内,而是选在了徐志摩最爱的剑河畔。一块洁白的大理石,就这样在国王学院的后庭安家了,它静静地,没有声息,正像当初那个东方青年轻轻地来,在青翠的绿树丛中,在潺潺的剑桥河畔,留下他的美梦,他的身影。只是这次,他不需要再挥舞衣袖,因为他不走了。

——张静怡(高二10班)

 

此次出访英国圣保罗女中的交流活动让同学们走入英国家庭与学校,为她们了解当地的社会与文化提供了一个新视角,相信同学们会把在这次活动中对责任心、独立性的感悟融入到将来的学习与生活中。

支持键盘← →键翻阅图片